当前位置:wayQQ空间站 > 非主流 > 情感美文 > 文章内容

特彩吧齐中网开奖结果

网站:#┊类别:情感美文┊时间:2018-06-19 16:53:05

相爱的人最怕的是距离,相思会让我们寝食难安。但我不赞同张奇的想法,我相信距离才会产生美,再说租房的结果就是同居,虽说,同居在大学生中已是司空见惯的事,但我多少还是有些害怕,假如我父母知道了我在学校与男生同居的事,我不知道父母会怎样指责我,这是我一直不同意张奇的最大原因。

灵子 女 23岁 大三学生

“名品茶艺”是一家新开张不久的露天茶吧,灵子约我到这儿来不是因为这个茶吧有多么时尚,像这种小型的露天茶吧,成都这个美丽的城市到处可见。

灵子说,她是喜欢这里的清静,坐在露天里喝茶,也有一种亲近大自然的感觉,因为他就是一个崇尚自然的人,而她要给我讲述的故事,也是从亲近大自然开始的。

那是2003年1月10日的上午,我接到羊新的电话。羊新在西安交大读书,是我高中时代的同学,她问我有没有兴趣出去旅游几天?

我说,可以呀,去哪里呢?

羊新兴奋地说,金佛山听说过吧,去那里怎么样?

我不假思索就答应了她,我们约定第二天上午九点在南坪长途站见面。

第二天我背上行李包如约去了,羊新正和另外两名男生站在车站候车大厅门口等我。见我来了,羊新忙把两名男生介绍给我,他们都是在校大学生,一名叫张奇,一名叫李磊。

李磊我认识,他是我在人民路小学读书时的同学,只是读初中后我们就分开了,没想到的是,如今李磊也在成都读大学。

张奇是羊新高中时的同学,而且父母又在同一个单位上班,如今也在成都一所大学读书。

大巴车开了近三个小时,我们才到达了南川市。南川市是一个县级市,城市不大却很干净,空气中没有重庆那种喧嚣,我们在车站一家私人开的旅馆里包了两间房,下午去城里逛了一阵,又品尝了南川的竹笋火锅,夜里四人又一起玩扑克。

李磊本来和我比较熟,但他却处处照顾羊新,我和张奇就显得有点多余,而且张奇更显得孤独,我们只好自己照顾自己。

羊新告诉我,这次出来旅游的计划是李磊发起的,我心里隐约感到李磊一定是冲着羊新来的,只是不好约羊新单独外出,才把我和张奇拉来出作陪衬。

张奇不善言谈,不像李磊那样侃侃而谈,弄得羊新成天嘻嘻哈哈的。

重庆市区的气温和金佛山的气温有天壤之别,我们坐的中巴车从南川出发七拐八弯地来到金佛山下时,气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我穿的比较单薄,站在山脚下等索道上山时,全身就开始冷的发抖,寒气逼的我犹豫不决,我差点失去上山的勇气。

羊新情绪很高涨,因为站在山下,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山上厚厚的积雪了,我从小在重庆这个被称之为”火城”的城市长大,从来还没有体验过踏雪而行的滋味。

羊新的心早已飞向了山巅,她不会注意我正在瑟瑟发抖的身体,只有张奇看到了,他问我是不是感到冷,我回头看着他关切的目光点了点头,他毫不犹豫脱下防寒服往我身上披,我只是默默地接受。

我们登上金佛山后,望着眼前的皑皑白雪,都兴奋不已,天空中纷纷扬扬的雪花伸手可及,这是我们从来就没有体会过的,因为兴奋,我仿佛已经忘记了寒冷,再加上走了一段路,身上的温度已开始回升。

李磊是个很细心的男生,他对我说,我的衣服你穿着也很不合身,走热了就脱下来吧。

张奇穿了两件羊毛衫,他担心我脱了防寒服后一时也会冷,他便脱下一件羊毛衫,让我穿,自己把防寒套在薄羊毛衫外面。

渐渐地,羊新他们和我们拉开了一段距离, 李磊追着羊新为他拍照,把我和张奇早抛到了九霄云外。

雪燃:你认为自己张奇产生好感,主要是什么原因?

了我,特别是当他毫不犹豫地把自己身上的防寒服脱下来,披在我身上的时候,我整个人被感动了。

雪燃:除了感动,还有没有男女之间那种触电的感觉呢?

灵子:没有!其实我一直只把他当成一个朋友,我们都是被李磊和羊新遗忘了的朋友,在那个特定的环境里,除了羊新和李磊,只有他和我算熟人了,他像一个孤独的牧羊人,如果没有我,他整个人就只是沉默。开始时,我和他都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,我们为李磊和羊新的爱情旅游做掩护。

雪燃:不是每种感情都说得清楚的?

灵子:是呀,我也说不清,我想张奇也会有吧,反正我没有问他,既然我们走到一起来了,我想我们就该互相照顾,男生更该有护花的心肠嘛。

我们去了滑雪场,李磊和羊新都去了。

我这是第一次去滑雪,滑雪最难的是掌握平衡,我穿上滑雪板,刚一站起来就摔倒了,若的大家直笑,羊新说我故意搞笑,气得我不行,可也没有办法,谁叫自己是个“旱鸭子”。后来滑雪时格外小心,张奇很快掌握了滑雪技巧,其实他也是第一次滑雪,他一直跟在我左右保护我,鼓励我,给我传授滑雪技巧,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歪歪扭扭移动出几步,一不小心又摔倒了,我急得大喊,张奇,快来救我。

张奇马上转身滑过来,双足踩着我的滑雪板,伸出手把我拉起来,那一刻,我想身边有一个这样的男生随时保护着,真好了。

从滑雪场出来,是一段黄泥巴路,我们的皮鞋都沾满了黄土,走路都困难,我们在一个坑水旁停下来洗皮鞋上的泥土,张奇便俯身用手浇水帮我洗,看着他为我洗鞋子被冰水冻红的手,我真得感动了。

羊新见了,打趣地说,哟,张奇,对我们灵子比对你的明芳还好呀,唉,可惜明芳没有福气哟,我请她来她都不来。

至此,我才知道张奇原来是有女朋友的,我心里掠过一丝哀怨,马上缩回脚。

张奇看了我一眼,也没说话。

我这种举动也许只有张奇心里最明白。

后来我们又去了古佛洞,李磊牵着羊新的手在前面走,我和张奇默默地跟在他们后面, 古佛洞里的通道弯弯曲曲,石壁凸凹不平,不小心,我的头撞在了崖石上,痛的我差点哭出来,张奇马上过来撩起我的长发察看伤口,再往前走时,他一路提醒我小心别碰着了,当心前边有石阶,再到后来,他干脆拉住我的手走。

我就这样在他的保护下走完了3777、7米的天然遂道,后来我们游仙女洞,卧佛绝壁时,张奇都一直牵着我。山上有厚厚的积雪,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滑倒,如果不是张奇的小心呵护,我根本就没有勇气走完这些景区。

这天夜里,我们住在山上的竹楼里,羊新和李磊共同开了一个间房。我住的是四人间的房间,张奇则住了个单间,房间里没有电视,和我住一个房间的另处三名游客是北方人,我和他们之间没有共同语言,于是我便到张奇的房间和他吹牛,到了夜晚山上更是寒气逼人,张奇叫我坐在床上去,用被子捂住身体御寒,他则坐在竹椅上,我怕他被冻坏,也叫他坐上床用被子捂住身子,我俩各坐一头,说累了就合衣倒下睡到了天明。

第二天,羊新发现我和张奇住在同一个房间的,禁不住惊呼起来,呀,你们这是闪电呀!

我和张奇笑笑,什么都没解释,其实我们相安无事,

雪燃:刚才你说到,当你知道张奇有了女朋友的时候,你心里产生了一种不愉快的感觉,你甚至还拒绝了张奇的呵护,能不能告诉我你当时的心情呢?

灵子:(笑了笑)这种心情很复杂,也许只有女生才会有。当一个男生对你无微不至的关怀,甚至是为了你他可以把自己冻坏,也无所顾及,在这种情况下,你除了感动也许还会隐隐生情,这种情也许比感激更深,当你对他有所依恋了,才知道他心里原来已经有爱着的人了,这种滋味是很难接受,因而拒绝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

雪燃:你和张奇这么多接触以后,有没有一种触电的感受,比如说他第一次牵你的手的时候。

灵子:他第一次牵我的手的时候,我好像还没有这种感受,到是在滑雪场的时候,我摔倒了,大声叫他来救我,当他伸出手来拉我的时候,我心里有了一种触动,也许就是你所说的触电感受吧,还有就是他躬身为我洗皮鞋上的泥土的时候,我心里涌来一阵冲动,有一种渴望他拥抱的念头,女生在男生的细心关怀面前很容易动情。

雪燃:这种动情能不能解释成一种爱呢?也就是说他的关心令你心动,才有了你们夜里在一个房间里聊天,然后又睡在一张床上的事。

灵子:也许这就是爱的萌芽吧,我觉得他人挺好,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,而且我觉得我们的谈话很投缘,这种投缘还仅仅表现在表面,好像心里深处还有许多共鸣,至少说我把他当成了比较知心的朋友。当时我确实没有想的那么多那么远。

从金佛山下来以后,我们又在南川市玩了一天。

我们和羊新,李磊一起逛商场,中午吃饭以后,我们和羊新,李磊就各走各的了,张奇始终陪着我,张奇笑着说,你想到哪儿都行,我绝对全程陪护。

女孩子喜欢逛商场,张奇就陪我逛,毫无怨言。张奇说,我想给你买样东西作为纪念,我当时就拒绝了,我们还说好,离开南川后就不能再来往了,不能打电话,再也不联系。

张奇也答应了,我只想把这次金佛山之行作为一种永远的纪念,我们在金佛山拍的那些照片也是两套,我们分别,我知道张奇在学校已有了女朋友,并且我还隐隐约约知道他和女朋友已经同居了,我不想成为第三者,破坏他们的爱情。

旅行结束后,我们回到了重庆,各自归队,生活照旧进行。

在重庆过春节时,张奇很遵守诺言,确实从来就没有和我联系过,我偶尔有一种回忆,但也只是一种朋友之间的温馨感受而已,有的事情虽说发生过了,只要你不再去触动,它就会渐渐地被记忆封存。

春节过后我又回到了成都,开始了新学年的学习生活。

记得是三月初的一天吧,我突然收到张奇发来的一条短信:灵子,还好吧,好久不见,真想在成都见到你。

收到张奇的短信,我既惊奇又激动,我给张奇回了条短信:金佛山之行记忆犹新,谢谢你还记得我。

就这样,我们没有通电话也没有见面,只是每天发无数条手机短信,几天以后的周末,他邀请我见面,一起吃顿饭,我拒绝了他,直到有一天收到他的短信:“山是水的故事,风是云的故事,你是我的故事,但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我的故事,我每天只做两件事——呼吸和想你”我被感动了,我答应他在人民公园大门口见面,那天,我体会到很久不曾体会过的激动和快乐

其实,我和他的大学相隔不远,坐车只不过二十分钟的事情,我们近在咫尺却不肯见面。

张奇说,我有信心打开你的心墙。张奇很自信,那天的天气很好,天空很遥远,就像我憧憬未来的心一样。

我和张奇的交往就这样开始了,也许这一开始就是一个美丽的错误,张奇每天早上、晚上都在给我发短信问候,有时我们还躺在床上互发短信。

见面的时候总是很短促,一般都是吃顿饭或坐在一起喝茶聊天儿,分别时又总觉得有点难分难舍,这个时候我发现自己对张奇已经有了感情上的依恋,这种依恋让我有点害怕,我不得不承认我已经开始爱张奇了,我害怕爱张奇的这种感受折磨着我,我知道张奇是有女朋友的,我这样去爱她无疑会伤害另一个女生,

张奇也很矛盾,他说,他现在的感情天平已经倾向了我,。

我说,你这不是典型的脚踏两只船吗?

张奇不说话,他说只要你答应接受我,我立即和她。

张奇的话让十分惊讶,他怎么能这样做?既然他爱那个女生,为何又在寻找另一分爱,如果不爱那个女孩儿,不明明白白对她说清楚。他对谁说的是真心话,他的心里到底爱的是谁,我们又不是菜市场摆着等待出售的菜,任由他挑选,张奇的感情不稳定,不稳定更会不可靠,那个下午我和张奇谈的并不愉快,就为这事,我对他的看法彻底改变了。

雪燃:你有没有想过立即退出来,只作为一个朋友交往?

灵子:其实,我本身就只能把他当成一个朋友,对他有那么一种好感或者说是依恋,也想到过爱他,但一想到他是有女朋友的人我就立刻打消这个念头,因此,我也在克制这种日渐生长的,听了他的那句话后,我这种想法更是彻底改变了,一方面他爱我又怕我不接受,另一方面他也爱着他原来的女朋友,他又不敢和女朋友分手后再来找我,他怕我不同意,让自己失去两份爱,没有退路,他这种做法我受不了。

雪燃:不接受他,是因为他有女朋友,怕伤害另一个女生,但从内心来讲,你还是在悄悄地爱着他?

灵子:(笑笑)可能吧,我那个时候已经悄悄爱上他了,我也知道他爱着我,只是我不敢承认,如果我真的接受他了,确实是在横刀夺爱,如果我的男朋友被别人夺走了,我不敢想像那会是怎样的伤痛,同是女孩,应该互相理解才对,你说是吗?

雪燃:从那以后,你们还在往来吗?

灵子:没有了,不管他怎样约我,我都不理他,短信也很少了,我在克制着自己,我怕伤害别人,更怕伤害我自己。

一个月后的一天,张奇突然出现在我们教学楼前,当有人进教室告诉我,外面有男生找我时,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是他,一看到张奇我简直惊呆了,我和张奇交往了那么久,他还是第一次到我们学校来。

张奇冲我笑笑,现在你该相信了吧,我说过,不论你躲在哪里,我都会找到你。

我惊讶之余还有一种激动,我双手攥成拳头,直往他手上擂,你坏你坏,没经过我的同意就跑来找我了,别人还以为你是我的男朋友呢?我说完这话又后悔了,我怎么会这样说呢?其实我当时的心情挺复杂,除了惊喜外,心里还有一种甜蜜,很长一段日子都拒绝他的约会,其实心里还是很牵挂他的。

他说,要说就让他们说好了,难道,我不可以成为你的男朋友吗?

他话锋一转,谈到我最想听但又最怕听到的话题上了,我再次捏紧拳头往他身上打,他伸手接住了我的拳头,紧紧地捏住说,我要做你的男朋友,我和她彻底吹了,我要和你在一起。

我惊讶地望着他,是真的吗?是吗?为了我,你才和她吹的?是吗?

他露出了笑容,是呀,我不是说过嘛,为了你,我什么都愿意付出吗?

我心里很激动好紧张,我突然觉得这一天来的太快了,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,那个时刻,我只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。

那天,我和张奇去了酒吧,我们喝酒聊天听音乐,回忆我们在金佛山的快乐日子。分手时,我们比往日多了缠绵,我们第一次拥抱接吻了,那个时候,我心里除了幸福还是幸福。

可是有一天,我接到一个女生的电话,女生说她叫瑞虹,是张奇的女朋友,我惊了一大跳,张奇不是说他已经和女朋友分手了吗?怎么还有女朋友?

瑞虹在电话那端说,你是灵子吧,我好不容易才弄明白,张奇这么无情地与我分手,原来是因为你,告诉你吧,我已和张奇同居好久了,你是不是考虑考虑自动退出?

我说,退不退出是我的事,你和张奇的事我管不了,也不关我的事?我当时很惊奇,但一听瑞虹那种口气我又有了一种怒气,我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指手划脚,要我这样做那样做。

挂了电话后,我心里对张奇有了一股怒气,我立即拔通了张奇的电话,我平和地说,有个叫瑞虹的给我打电话,你认识瑞虹吗?张奇一阵沉默,他至少停顿五秒钟后才说话,瑞虹,我怎么不认识,她就是我以前的女朋友呐。

我又问他,她说你们已经同居好久了,她要我退出。

张奇说,灵子,你不要听她胡说八道好不好?你不要相信……

我说,张奇,算了吧,她那么爱你,你还是回到她身边去吧,我不想横刀夺爱,也不想伤害她。

张奇急了,忙着给我解释,但不管张奇怎么解释,我都听不进去,我干脆挂机了。

张奇又不断给我打电话,我都不接听,最后我把手机关了。

傍晚,张奇急急地跑来我们学校找我,他一见到我就大声说,灵子,我爱你,我只爱你。

我连忙把他拉到偏辟的小径上。

我说现在你说吧,你不是说,你已经和她分手了吗?那她还来找我做什么?

张奇说,我和她真的完了,她只是有点不服气,她想让你也不接受我……

我说,我也任性。干脆用双手捂住耳朵不听,不听,就是不听。

张奇见我不听更急了,到后来竟然哭了。

我心又软下来了,如果他不是真心爱我,他是不会这样流泪向我的,我被感动了。

张奇说,灵子你放心吧,我会处理好我和瑞虹之间的事情,她再打电话来一定不要理她。

可是,瑞虹三天两头又打电话来找我,我真不知道张奇到底和瑞虹之间还有什么爪葛。

雪燃:看来你是一个很容易被感动的人,因为爱你变得宽容,你最终成了张奇脚上的一只船了。

灵子:我对张奇的做法是有怨气,但我也不知怎么好,最后还是接受了他,也许当时我真的在爱他,爱可以包容一切,就是张奇的女朋友打电话给我时,我开始恨张奇伤害了她,后来听她那口气,我心里的想法有了改变,也有了想和她争张奇的想法,呵,其实这种想法很傻,是不是?爱不可以违背心去竞争的。

雪燃:张奇的女朋友打电话找你,一直称自己是张奇的女朋友,你怎么想?有没有认为张奇说的是谎话?

灵子:没有,从来就没有想过张奇会骗我的,我很相信他,从金佛山开始就很相信他,他在我面前与泪俱下,男人是不会用眼泪去骗取爱情的,如果不是爱的深就不会这么动情了,所以我相信他。

雪燃:现在,你对张奇看法是什么?

灵子:他这对人特别好,也很用情,他长的并不英俊,但他处处表现出一种男子汉风度,对我特好,而且很细心,这是很多男生都做不到的,正是他对我这种好,才打动了我,如果有一个人,令你热切渴望得到他的爱,何以不去爱呢。

我和张奇、瑞虹之间的关系千丝万缕,我能感觉得出瑞虹是很爱张奇的,但张奇在我面前反复强调他对瑞虹已经没有了感情,他们之间早已经结束了,爱是不可以重来的。

我一直处在这种想爱又怕爱的状态中,张奇不来约我时,我又觉得差点什么,心里老觉得不踏实,总是期望自己等待不会落空;张奇真的来约我时,我又有点害怕了,我脑子里总抹不掉瑞虹那双眼睛,更多的时候我是在自责自己,当自己的爱伤害了别人时,有多少人会坦然享受爱的快乐呢?

那天张奇又打电话来,一听到我的声音,他又哭了,灵子,你为什么不理我?为什么?

我沉默。我也有哭的冲动,为什么我们之间会有瑞虹?

张奇又回答不上来,他只是一个劲地说,灵子,请你相信我,好吗?

我大声说,相信你什么?就是我和你在一起了,一想起瑞虹,我们就不可能快乐,你和她同居那么久了,为什么还要抛弃她?你要我怎样相信你,如果,如果我们在一起时间长了,你心里又有了别的女孩,你不是也会同样抛弃我吗?

张奇说不会,不会的!你和她们不一样,你已经占满了我的心。

我还是不敢相信张奇的话,我说,对不起张奇,我不能接受你。我挂了电话。

周末的中午,张奇又突然出现在我寝室门口,我又惊又喜,见到他被相思折磨的清瘦的脸,我的心都碎了。

寝室里没有人,我们都被压抑的激情燃烧着,我们拥抱接吻,那一刻我觉得我被张奇融化了,当张奇撩开我的裙子时,当张奇把我整个身体都和他融在一起的时候,我只感到有幸福在燃烧自已,只有快乐在奔跑,我忘记了世上的一切……

初尝禁果后,我和张奇的心贴得更紧了,我们频繁约会,当瑞虹再来找我时,我已不再是以前那种同情或者是可怜她的心态了,我认为爱情也是一场战争,谁胜谁负就要看自己的本事了,对于张奇的爱情,我认为我是胜利者,那个时候,我什么也不顾及,只觉得爱和被爱都是快乐都是幸福。

频繁约会,已不能解除我们之间那种有些伤痛的相思,相恋像一把刀子割着我们彼此的心,张奇说,灵子,我们去租间屋子吧,有了我们自己的窝,我们不再为约会东躲西藏而烦恼,灵子,答应吧!

相爱的人最怕的是距离,相思会让我们寝食难安,但我不赞同张奇的想法,我相信距离才会产生美,再说租房的结果就是同居,虽说,同居在我们大学生中已是司空见惯的事,但我多少还是有些害怕,假如我父母知道了我在学校与男生同居的话,我不知道父母会怎样指责我,这是我一直不同意张奇的最大原因。

暑假回来后,我还是没能敌过张奇的甜言蜜语,我们在九眼桥附近租赁了一套一室一厅的套房,租房的钱是张奇付的,后来我才知道张奇欺骗了父母,他说他想考研,父母就给了他三千元,张奇的英文还不错,他骗父母说他英语不行,要钱的目的就是为了参加英语提高班补习英语。

这事我是后来才知道的,我不知道张奇为了达到目的,到底欺骗了多少人。房子租了,我再不搬进去,有点不好推辞,租房里有电视冰箱,和一些简单的家具,我俩只把搬去了,完全是居家过日子的模样。

说句心里话,张奇对我真的很好,我们住在一起后他也和往常一样,对我百般呵护,无微不至的照顾,就连我的换洗衣服,他也替我洗了,我真正体会到了他对我的爱。

我们的租房附近就是菜市场,为了节约钱,我们还买回菜自己动手做,张奇对煮饭炒菜也很有一套,因为我们都是重庆人,张奇炒的菜很适合我的口味,我们过着不是胜似夫妻的日子,我们都很留恋这个“家”,下了课就往“家”里走,学习上有什么困难需要解决,我们便一起研究讨论。

爱情的甜蜜包裹着我们。

但不幸的事情又因瑞虹的到来而发生,瑞虹出现在门口时,我和张奇都惊呆了。

瑞虹劈头就问:张奇,好你个张奇,竟然又在外面搞女生,你把我玩弄了,玩够了,又找了一个新的了,你要对你的行为负责!

瑞虹要张奇在我和她之间选择一个,必须马上做出选择。

张奇很尴尬,他不想把矛盾激化,可瑞虹不饶恕他,俩人好像又吵了几句嘴,气急败坏的瑞虹,用菜刀划伤了张奇的臂膀,事情因此闹大了,竟然闹到张奇的大学里,本来同居的事学校就有明文规定不允许,只是学校觉得这种事不好管也无法管而顺其自然,如今因为同居而引发了流血事件,学校领导才不得出面干涉。

张奇被记过处分,持刀伤人的瑞虹也受到处分,张奇和瑞虹发生流血事件的直接原因是我,我虽说没有受到处分,但我被大家指指戳戳的成了“坏女生”,事情发生了,我和张奇也不敢再同居了,我们更怕这件事传到父母耳里,我不敢想象父母那种气愤、惊讶、大骂的表情,同居毕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,至少说在我们现在的年龄和环境里是不光彩的。

雪燃:你和张奇的爱情最终以这种方式结束,你有没有觉得可惜,而且在这场恋爱中。你们三人都是受害者,对此你后悔吗?

灵子:用这种方式结束这场爱情也许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的,我没有觉得可惜,相反还觉得结束后我一身轻松,爱过了,痛过了,哭过了,我成熟了,我不后悔。

雪燃:你的意思是说,处在恋爱中你还觉得沉重,既然恋爱对于你是一种沉重,你为何还要接受?

灵子:(笑笑)说不清楚。

雪燃:我想问你一个敏感的话题,你认为未婚同居可取吗?当时你同意和张奇同居时你是抱着怎样的心态呢?

灵子:总的来说,未婚同居是不可取的,总是有悖于伦理道德的事,但这种选择好像也是顺其自然的,情到深处,水到渠成,同居好像也是爱情的一种表现方式。

雪燃:我在网上的一个论坛上看到“一位女生说她绝对不赞成这种有悖于中国传统伦理道德的同居关系,但她又怕万一对方不爱她了,她会受不了失恋的打击,你有这种想法吗?

灵子:我没有这种想法,也许是因为他在追求我吧,如果是我很爱他追求他,也许会产生这种想法,很多女生一开始都把**看得很重,和对方有了**之后好像就是他的人了,不同意与他同居就怕被对方抛弃。

雪燃:我是不赞成大学生同居的,作为一个学生,同居或多或少会对学业有影响,同居后彼此都会多了一种责任,大学生是不能承担起这个责任的,更是涉及伦理等问题,对此你是怎样看的呢?

灵子:这个问题我从来就没有更深地去想过,我和张奇同居从来就没有想过要他负什么责,说到影响学业,这还要看你如何去处理,我和张奇同居一个多月,我没有觉得我的学业被影响了,反而我还觉得我们挺快乐。

雪燃:你们最终还是以失败终结,你有没有觉得到头来留给自己的也只有伤痛?

灵子笑笑,没有回答我的问话,但我相信,她心里肯定有痛。

为您推荐
精品图片推荐
| | | | | 返回顶部
小刀娱乐网 qq资源网 小刀在线 爱上资源网 qq乐园 qq技术网站 小偷娱乐网 爱q生活网 爱q生活 qq技术乐园 qq业务乐园首页 钻石皇朝 小K娱乐网
空间站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7-2018